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共同社:日航破产缘于内耗及官僚倾吞利润

  共同社1月20日评论 日本航空公司19日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导致日航破产的原因有二:一是由于日航的公司体制拒绝改革。从1990年代泡沫经济崩溃时起,日航的弊端就逐渐显露出来。众多工会为维护既得利益,以罢工为武器与经营者对抗,把和其它公司竞争的能量消耗在内部。公司内的派系斗争也助长了这种风气。

  虽然日航外表光鲜,常在就职人气榜居于前列,但其内部却充斥了与市场背道而驰的气氛,内耗腐蚀了整个公司。

  日航竞争对手全日空公司的干部曾向日航提议,希望一起要求国土交通省降低过高的机场起降费,日航则拒绝称“我们公司没有这个意思”,让全日空的干部目瞪口呆。经营者丝毫没有向政治家和官僚们据理力争的意志,由他们来要求员工摆脱高成本的体制,这又怎能实现呢?

  日航破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政治家和官僚一直在侵吞日航的利润,形成了恶性循环。对于希望将当地的交通便利当做自己“政绩”的政治家来说,日航是个重要的“拉票机器”。对于要迎合政治家的意图,维持赤字路线的运输官僚来说,日航也是关系到自身发迹的“摇钱树”。进一步而言,对这种构造略有所知,却仍给主张在当地建机场的政治家投上一票的选民和日航的破产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

  进入21世纪后,日航的经营急速恶化。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市场形势愈发严峻。无论是削减高燃耗的大型飞机,还是加入国际航空联盟,日航都大幅落后于全日空。政治家、官僚和日航应该都很清楚,若不对糟糕的企业结构加以改革,公司终将破产,但结果却并没有出现变革的迹象。

  宣告日航最终破产的是以民主党为首的新政权,这也绝非偶然。选民拒绝继续承受往日的束缚,受此重托的新政权如果能彻底扫除“负面遗产”,那么此次日航破产处理可以说是民主主义的一大成果,意义十分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