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暖冬 2

提前从学院下了班,苏娅开车去娘家接女儿

 

  夫君临时出差,周末才能回来。苏娅不想独自面对漫漫长夜,便决定接女儿回家来住。

 

  冬天到来的时候,孩子就被外婆接走了,为的是让苏娅有更充裕的时间休息。另外孩子所在的学校就在外婆家边上,几分钟的路程,不用过马路,拐个弯就到了,更方便些。苏娅的女儿转年就是三年级了,自小是外婆一手带大,平日里不用苏娅操心,只是每个周末时接回来小住两天。

 

  在路上,苏娅心里盘算着,接上女儿后,先去必胜客吃女儿最锺情的披萨,然后再去吃哈根达斯冰淇淋,这美妙的饮品是苏娅少女时代的挚爱,至今痴情不改。什么草莓的、蓝姆葡萄的、夏威夷果仁的,多多益善。夫君在的时候,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斥之为垃圾食品,趁着他不在家,索性放纵一下胃口,和女儿痛快淋漓地地阔绰一把。想想就口水横流,什么减肥,什么血糖,通通见鬼去吧。

 

  在十字路口等待放行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菲儿。苏娅惊喜地按了免提键,车内瞬间塞满了菲儿的咋呼声:宝贝,我回来了,老地方等你,立刻,马上!话音未落,手机已然挂了,容不得苏娅说话。

 

  这妖精,一向如此,强势得不可理喻,霸道得毋庸置疑。苏娅无奈放弃原先的打算,绿灯闪烁的瞬间,车子像利箭一般窜了出去。

 

  菲儿是她的闺蜜,俩人同年上的大学,同年参加工作,同年嫁人为妻。所不同的是,菲儿生性活泼,崇尚时髦,整日里大大咧咧没个正型;苏娅则是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典型的小家碧玉。很难想象性格大相径庭的两个人,能够将彼此的友谊保持的如此长久和亲密,或许套用一句行话才能诠释得清:互补性强吧。

 

  她们经常去的地方是白公馆,这里有全城最地道的重庆火锅,这会儿食客陆续上来,餐厅里还算安静,在一张餐桌后面,苏娅看到了菲儿俏丽而焦急的脸。

 

  菲儿也同时看到她,发一声喊,蝴蝶一样扑过来,迎面一个热烈的熊抱,跳着脚喊:想死了!想死了!

 

  苏娅好容易才推开她,并不领情:切!这话儿留着回家对你老公说去吧,谁信呐。

 

  菲儿一本正经地举起了右手:向朝鲜的金太阳保证,姐所言句句真诚,如有半句假话,让我长小JJ。

 

  餐桌上早已摆上一只硕大的铜锅子,冒着腾腾热气,酱红色的汤翻滚着,散发着浓烈的辣香。看着满满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苏娅疑惑地问:还有别的客人吗?

 

  死妮子,谁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就咱俩!

 

  你这厮,又憋着什么坏,最后一次晚餐吗?

 

  别提了,姐不怕丢人现眼,长这么大第一次撕肝裂肺地想吃肉。菲儿拉着苏娅入座,开始往煮沸的火锅了添肉添菜:在朝鲜的日子里,把一辈子的泡面都吃完了,工作餐还不如泡面好吃,整天饿得我五迷三道儿的。咬咬牙自费吃了两次朝鲜烤肉,还得去指定的涉外宾馆,东西死贵,坑爹呀,花了200多元人民币,咂么着手指头总算吃饱了。朝鲜的猪肉没有经过卫生检疫,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吃,只好牛肉招呼。牛肉的腌制十分山寨,蘸料的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嘛儿嘛儿都要钱,连多次使用的发黄的毛巾都要钱,我嘞个去!姐天天想,有朝一日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一个人霸占一桌子的菜,羊肉、牛肉、毛肚、鸭肠通通点上,还得吃大碗儿的米饭,得是盛得冒尖的那种!痛痛快快地爆搓一顿。我就是一吃货,就这么没出息了,怎么招吧!带着心中的小愤恨,带着冒着口水的舌头尖儿,我回来了。总结了一肚子的Tips ,给预备去朝鲜旅行或出差的朋友们一些小建议:基本上就是嘬死!

 

  苏娅听到这儿,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家伙,公费出国别人只有羡慕的份,你倒是一肚子的冤屈。

 

  菲儿一脸不屑之色:别人都是香港、欧洲满世界跑,尼玛这没人去的地方领导想起我来了,姐岂是小肚鸡肠怨声载道之人,到了朝鲜不到一天,我就感谢了领导祖宗八辈儿。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有什么呀,不过是洒满街道的阳光,绿荫丛中奇形怪状的房屋,波光粼粼的河呀湖呀架着各式各样的桥,闲的蛋疼的居民悠哉地溜着弯儿,姐见过!倒是这传说中的鲜血凝成的友好邻居,有几人能亲眼所见?拜领导所赐,让我有机会穿越了30 年,回到了童年的时光,这是一个悲催的故事。

 

  菲儿絮絮叨叨地说着,不管不顾地敞开肚皮海吃一通。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她如此不顾及形象,看她的吃相,就像刚从大牢里放出来似的,苏娅有些啼笑皆非。若论适应能力她自忖不如菲儿,要是换了自己去那个陌生的地方,可能比菲儿混得还要惨。

 

  菲儿终于吃饱了,心满意足,潇洒地燃上一支烟,拿出了一贯的范儿,笑嘻嘻地说:朝鲜也不是一无是处,平壤的街道宽敞整洁,从来不堵车,姐羡慕死了。女交警蛮靓,个顶个的水灵,条儿也顺溜,连我这个女流都不错眼珠的看,满大街的灰绿色中,就属她们养眼。

 

  两个人约会总是这样,一个滔滔不绝地说,另一个静静无语地听,说够了,听够了,痛快了也怠倦了,于是打道回府,各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