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快播破产暴风凉凉 曾经的看片神器你还记得几个?

TechWeb 4月15日 文/团子

作为破产清算的一部分,快播公司名下234项商标第一次拍卖有了结果。起拍价4.5万元,经过402次竞买,最终以950万元成交。

有网友在看到这一消息时,感慨到:青春早就结束了,可是为什么看到快播被拍卖还是心头一酸?

凭借优秀的编码技术和P2P技术,快播曾能打开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资源站,这使其称霸市场多年。同时期的播放器暴风影音,以及后来的下载工具迅雷看看等都曾是一代人的心头好。

但随着国家对盗版、低俗内容的打击管控,以及“爱优腾”等视频网站的崛起,快播走下神坛,暴风影音凉凉、BT天堂被封、迅雷看看沉寂……PC时代的看片神器如今已经越来越少。

快播破产 情节仍在

快播是王欣在深圳一个农民村的民房里研发出来的,2007年成立之初只有不到5个人,2011年就成长为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快速崛起的背后是快播更优的编码技术和P2P技术,以及视频BT种子可以在线观看的功能,但其能称霸市场多年,还在于它能打开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资源站。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快播之后陷入困境也在于大量盗版、色情等内容的泛滥。2014年,快播因版权问题和涉黄遭警察调查并关闭,大量盗版电影站遭到下线,创始人王欣等人入狱。当年,侵权播放器提供的免费观看在“技术无罪论”下仍引起广泛争议,但王欣等人已然难逃法律制裁。

2016年1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出庭,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2019年9月,深圳市中院发布民事裁定书显示,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以快播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快播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至此,快播在破产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2020年1月,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显示,快播公司债权人会议已书面表决通过第一次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此次可供分配的破产财产总额为1.23亿元,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为76.48%。

快播虽然破产,但其商标还是很具吸引力,很多人将其视为最后的快播情节。4月13日至14日,快播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对名下234项商标进行拍卖,起拍价4.511万元,经过402次竞买,最后成交价950万元。

本批商标包括快播QVOD、快播Q、快播云KUAIBO等有188项商标在专用权期限内。

走快播老路 BT天堂被封站长获刑

BT天堂曾经是国内“BT”第一站。数据显示,该网站百度权重值稳定在8,关键词“BT”搜索排名国内第一。高峰时期该网站平均日均IP访问量在60万左右,日均PV浏览量在300万左右。

所谓BT,就是BitTorrent的缩写,是一个文件分发协议。它本来是一个多点下载的源码公开的P2P软件,使用方便,就像一个浏览器插件,很适合新发布的热门下载。简单说就是:下载的人越多,速度越快,近年来广受网民青睐。

因犯了和快播一样的错,在宣判王欣获刑的同一年,BT天堂网站负责人袁某某因涉嫌侵犯他人影视作品著作权、非法牟利被公安机关抓获,并被判处有期徒刑三行。

据调查,袁某某以营利为目的,将大量影视作品的磁力链接、种子文件链接发布在其管理运行的“BT天堂”网站上供网民点击下载以赚取广告收入。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袁某某通过收取广告费用非法获利140余万元。

“装机必备”暴风影音停摆

谈及暴风影音,就不得不提暴风集团的创立者冯鑫。冯鑫曾与雷军一起在金山共事,和周鸿祎一起进过雅虎中国。2005年,冯鑫从雅虎中国离职,开始创业,推出了第一个创业项目酷热影音,那一年正是中国互联网浪潮发端之后的第一波视频热。

两年后,冯鑫买下暴风影音,与酷热影音进行整合,并对暴风影音进行“瘦身”,取消了捆绑插件,这一行为颇受好评,也通过口口相传打开了暴风影音的知名度。数据显示,2007年暴风影音超越微软Windows Media Player,成为中国视频播放器领域的老大。

但好景不长,随着宽带提速降费和版权打击趋严,在线视频迅速崛起,本地播放器市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暴风影音顺势在2008版本中新增了在线视频播放服务,向在线方向转型。但与其他视频网站为版权大打出手不同,暴风影音不买版权,而是选择与搜狐、土豆网、PPS等视频提供商合作,为用户提供在线视频内容。

因为有庞大的用户量积累,这一策略在初期确实为暴风影音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但随着互联网视频领域竞争加剧,尤其是“爱优腾”崛起后对版权的争夺,分走了很大一部分用户,暴风影音的用户量和营收情况都急转直下。

暴风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注册用户数约为8518万,VIP付费用户数仅约10.4万。2018年暴风集团广告业务营收1.42亿元,同比下滑66.74%;网络付费业务营收4180.8万元,同比下滑63.49%。

到了2019年,暴风影音一度推出“暴16”试图挽回颓势,但并未见效。当年底,暴风影音官方网站以及App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办公地址也被曝人去楼空。整个暴风集团,除冯鑫外,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暴风集团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迅雷看看1.3亿元被贱卖

迅雷看看一直被视为迅雷的嫡系,是后者生态架构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在行业内是较为主流的播放器,和暴风影音属于同一级别。后因正版内容缺失、盗版横行而饱受诟病,再加上爱奇艺、优酷等的迅速崛起,迅雷看看逐渐被排挤到视频行业的边缘。

另一方面,迅雷开始谋求转型,剥离迅雷看看的决心日重。2015年4月,传出迅雷1.3亿元出售迅雷看看的消息,接盘方响巢国际是一家影视公司。而当年3月,宋城演艺以26.02亿元购在线视频网站六间房,两相对比,迅雷看看被外界批为“贱卖”。

同年8月,迅雷看看更名响巢看看,并启用新LOGO,还称要砸5亿买内容。但即使如此也没能翻身,其流量与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相比仍相差甚远。这两年,响巢看看也已经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

反倒是瘦身之后的迅雷,亏损不断收窄。今年3月,迅雷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其2019年总营收1.81亿美元,净亏损181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收窄44%。如今云计算和区块链已经成为迅雷新的发力点。

此外,与上述视频播放器同期诞生的还有PPS、PPTV等,相较于快播、暴风影音的倒闭结局,PPS和PPTV则委身巨头,分别被爱奇艺和苏宁收购,还算体面。

总的来看,这些看片神器的倒下离不开内外因素的夹击。与大环境而言,提速降费的推进,将用户习惯由下载转变为在线观看,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又花了大力气购买版权、制作内容,建立起内容壁垒,抢走了大量用户。

视频网站终究是内容为王,播放器们误判、错失了行业发展机遇,版权内容拿不到,盗版内容横行,在“爱优腾”的声讨围剿,以及监管力度的不断强化下,走向衰落无可避免,差异或许只是时间快慢的不同。就像快播和暴风影音,倒下并非猝然。

如今回过头来看,我们还能记得快播这些播放器的名字,也只不过都是回忆和情怀。